您好,歡迎來到上海儀器儀表行業協會!

                                                          搜索

                                                          Copyright ? 上海儀器儀表行業協會 版權所有 滬ICP備08100447號

                                                          >
                                                          >
                                                          >
                                                          數字化轉型:型什么?如何轉?

                                                          技術資訊

                                                          數字化轉型:型什么?如何轉?

                                                          瀏覽量
                                                          【摘要】:
                                                          數字化轉型:型什么?如何轉??如何實現數字化轉型?“轉”是保證未來業務運行目標圖景達成的手段或措施。?數字化轉型是當前企業開展和進行智能制造的一個典型階段,一方面是為智能制造奠定基礎,另一方面是進行智能制造嘗試探索。其實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內涵。那,型什么?如何轉?就是企業應該深思的問題了。首先,企業需要什么“型”?“型”對未來業務運行目標的一種圖景想象和設定。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肯定是要有業

                                                          數字化轉型:型什么?如何轉?

                                                           

                                                          如何實現數字化轉型?“轉”是保證未來業務運行目標圖景達成的手段或措施。

                                                           

                                                          數字化轉型是當前企業開展和進行智能制造的一個典型階段,一方面是為智能制造奠定基礎,另一方面是進行智能制造嘗試探索。其實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內涵。那,型什么?如何轉?就是企業應該深思的問題了。

                                                          首先,企業需要什么“型”?“型”對未來業務運行目標的一種圖景想象和設定。

                                                          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肯定是要有業務需求或者目標驅動的,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肯定就是盲目的,盲目的做事就是所謂的“瞎干”。此處所說的“型”其實就是企業希望數字化轉型之后的一種目標愿景或者圖景。但這個問題對于企業來說,有時候也是很困難的。

                                                           “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說起來是那么回事,但這句話在實際應用中有時候會陷入“模仿別人、迷失自己“的境地,不能參觀了一些企業只是看到好的結果而沒有理解對方企業在這個過程中背后的步驟,“人云亦云”的在沒有想清楚自己真正需求的時候,沒有結合自己的實際現狀來制定有效地未來目標,就會自己把自己帶到溝里去了。這種現象基本是好高騖遠類型的。

                                                          還有的企業走向另一個極端,類似“貧窮限制了想象力”,不管是妄自菲薄或夜郎自大也好,還是謹小慎微也好,所制定的目標有時候過于保守也是不合適的,這么做很多情況下都是缺乏長遠眼光的,現在的業務系統建設容易陷入未來信息化孤島的。

                                                          很多企業都是在經營業績到了一定程度后,會自動的觸發自己的轉型需求,典型是比如“3億產值的管理模式無法支撐6億的經營目標”(數字虛構)等,這是好事。那就應該以經營目標達成為牽引,制定與之配套的轉型目標,應該按照“消除瓶頸、理順流程、規范執行”的思路,不僅只是制定總體目標,而是要對每項業務制定詳細的目標。

                                                          總體而言,企業對這方面還是不夠重視的,雖然“頂層規劃”之類的詞語總是掛在口頭上,但看過一些頂層規劃,很多都是跟自己的實際業務需求沒什么關聯的,或者只是加了這么一張皮而已。這是企業需要注意的問題。

                                                          其次,怎么實現轉?“轉”是保證未來業務運行目標圖景達成的手段或措施。

                                                          (1)需要回答的第一個問題是:轉什么?

                                                          應該轉那些瓶頸、痛點、難點的業務環節和業務鏈條,才算是抓住核心,也有利于集中人財物資源,抓住那些關鍵、重要的問題進行解決,才有價值,才能有效推動這項工作,才能合理確定數字化轉型的范圍。

                                                          (2)需要回答的第二問題是:如何轉之“如何梳理實現流程鏈條的規范化?”

                                                          應該這么想,企業作為一個整體,其業務運行是有機關聯的,凡是環節之間有聯系的業務鏈條,就是應該梳理的對象。總體上應該秉持“復雜問題簡單化”的指導思想,按照一種“應該如何運行”的思路,不攀比不照抄的根據實際需求,思考現狀關聯方式的優缺點,勇于突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的思維局限,運用“不破不立”的主動改革思路,一切以更好的運行作為梳理分析的牽引動力,“庖丁解牛”式的一條條的細致地開展這項工作。其實這一步主要是實現流程的規范化,劃分清楚各環節之間的界面。如果流程都不規范,數字化系統難以形成“高速公路”’而只能是“羊場小道”了。

                                                          (3)需要回答的第三個問題是:如何轉之“如何實現業務信息的規范化?”

                                                          我認為核心思想是“簡單問題規范化”,只有規范業務運行流程,明確環節之間的信息交換內容和格式,才能進一步確定每個環節應該以什么格式提供什么內容的信息。只有規范的格式和內容信息,才有可能實現數據信息的數字化、結構化的定義,也才有可能支持信息在流程鏈條上的傳遞。

                                                          第三,初步分析:數字化轉型與智能制造的關系。

                                                          這里再初步分析一下數字化轉型和智能制造的關系。

                                                          數字化轉型如果只是實現了更合理的流程銜接鏈條、更結構化的信息表達和支持傳遞,肯定比只是基于現有業務的計算機實現要好,是有價值的。但這還遠遠不足夠,因為傳統的數字化轉型只是打通了鏈條、規范了信息而已,就是“道路”通暢了,總體而言仍然屬于形式上的改進,更有價值的其實還是業務本身,就是各個業務環節的改進,或者說工藝能力的提升,這才是企業追求最核心的本意。

                                                          其實這里想說的意思是,企業既然開展數字化轉型的工作,有余力時應該開展工藝經驗和知識的沉淀,尤其是在各個業務環節內部,可能的話應將工藝經驗知識與環節內的信息結構化、數字化表達結合起來,從實際操作角度,一方面避免后續提升下信息化系統建設的二次返工,同時也是為智能制造打好基礎或者作出一些嘗試探索,形成“鋼鐵俠外表下強健的自身能力”的那種協調局面。 

                                                          一點淺見,僅供參考。

                                                          作者:王愛民,北京理工大學數字化制造研究所所長,從事MES、APS的研究、開發與實施工作。出版有《制造執行系統(MES)實現原理與技術》(2014年)專著。

                                                          來源:智能制造隨筆

                                                          相關附件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新疆喜乐彩开奖号码公告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图 篮球比分直播网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疯狂28长期挂机模式 云顶娱乐app免费下载 二人麻将下载 上海转让商铺信息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澳门网上365娱乐 时时彩玩法介绍 新疆时时一天开奖多少期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安装 重庆时时走趋图 定位胆规律 荣盛棋牌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龙虎